咨询热线

17120041999

您所在的位置: 合肥医疗事故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徐权峰律师 徐权峰律师,金亚太律师机构一级合伙人、人身暴力和医事犯罪业务部主任、合肥市律协医委会委员、安徽省直刑事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团成员、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党支部委员。医学管理学士、兰州大学法律硕士、三级律师,现执业于全...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徐权峰律师

电话号码:0551-66391800

手机号码:17120041999

邮箱地址:jytxqf@126.com

执业证号:13401201510313203

执业律所: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合肥市庐阳区阜南路169号招行大厦B座37层

成功案例

徐权峰亲办案例:七次产检均正常却生下畸形儿,推翻不利鉴定意见,法院支持原告全部诉求

案情简介


原告朱某某自2016年6月16日至2016年10月31日,先后7次在被告A医院进行产前检查,并按照被告A医院要求多次进行产前超声检查和孕期胎儿唐氏征产前筛查,均未发现胎儿异常。2016年10月31日,原告朱某某入住被告A医院处,在连硬外麻醉下行子宫下段剖宫产术分娩一女婴,即患儿刘某。

患儿刘某出生后就因“出生窒息、吸入性肺炎、低血糖”等收入该院新生儿科诊治,经过进一步检查发现其患有“动脉导管未闭、卵圆孔未闭、肺动脉高压”。2016年11月7日,患儿转入B医院治疗,诊断出“室间隔缺损(干下型,双向分流)、房间隔缺损(Ⅱ孔型、两处)、动脉导管未闭(管型)、肺动脉高压”。后患儿刘某在C医院确诊,并行手术治疗上述疾病。

2018年1月31日,患儿刘某因“头部摔伤4小时余,抽搐3-4次”入住B医院,入院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创伤性颅内出血”、“重度颅脑损伤”和“急性硬膜下血肿”,后因病情严重于2018年2月6日死亡。 

原告朱某某认为,被告A医院在之前一系列诊疗过程中存在严重失职,没能尽到与当时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产前未能及时发现胎儿畸形情况,产后也未能对患儿的病情进行正确诊断,严重影响了患儿刘某的生长发育,导致患儿在后期生活中极易摔倒。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朱某某将医院诉至法院。



办案经过



安徽金亚太律师徐权峰接受当事人朱某某的委托为其代理人。接受委托后,徐权峰律师通过反复查阅病历材料,认为被告A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重大过错,与患儿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直接因果关系,遂向法院申请医疗损害过错鉴定。

经鉴定,D鉴定所认为被告A医院在患儿刘某出生后对其患有室间隔缺损等先天性心脏病的诊断上存在漏诊,在处置主要由先天性心脏病导致的心功能不全并及时转诊上级医院手术治疗上存在过错。

截屏2022-05-10 14.30.59


徐权峰律师认为该司法鉴定意见对患儿畸形出生的论证和表述前后矛盾,未能考虑到医方对孕妇进行超声诊断时未履行充分的告知义务,导致患方错误认为胎儿属于健康胎儿,从而导致其畸形出生,遂申请重新鉴定。

在第二次鉴定中,E鉴定机构认为患儿所患的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系自身发育异常的结果。由于胎儿本身的生理特点,某些疾病诊断十分困难,复杂性心脏畸形更因诊断困难而导致在胎儿期漏诊或误诊...患儿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延迟诊断8天,对新生儿的后续治疗无实质性影响,故被告A医院对患儿刘某的诊疗行为无过错。

截屏2022-05-10 14.40.50



代理思路


一审中,徐权峰律师认为E鉴定机构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存在严重错误、程序严重违法、不具有科学性和客观性,违背常情常理,不能作为认定案件的依据。

(一)鉴定意见论述前后矛盾,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违背基本的常情常识

根据鉴定意见的描述“由于胎儿本身的生理特点、某些疾病诊断十分困难,如先天性心脏病中的单纯性房缺、室缺等在胎儿期漏诊率很高,复杂心脏畸形更因诊断困难而可能导致在胎儿期漏诊或误诊”,承认医院存在漏诊和误诊,却又说漏诊和误诊是因为疾病和胎儿的原因,不得不说该份鉴定意见前后矛盾,理由十分牵强,属于生搬硬套,逻辑上不足以使人信服,纯粹是为医院免于承担责任找借口。

(二)鉴定意见遗漏、延迟诊断等过失应当作为“过错”进行评价,而不是以“没有实质影响”这个“因果关系”的概念来否认“过错”的存在。鉴定意见在确认存在“延误诊断”过错事实的情况,继而作出“无过错”的结论,前后矛盾

“对新生儿的后续治疗并无实质性影响”是对“因果关系”的表述,不是对过错的反驳。对于客观存在的过错,应在鉴定结论中体现;鉴定意见直接在没有论证、没有推理的情况下,在认定确有“延误治疗八天”的情况下,对“后续治疗”没有实质影响,如何得出对新生儿后续治疗没有影响呢?那除了“后续治疗”外,对其“生命健康”、“生长发育”是否有影响呢?对“损害后果”是否有影响呢?鉴定意见选择了回避,而原告申请鉴定的委托事项是包括“因果关系”的鉴定。

(三)两份鉴定意见均认定A医院存在过错,一个是认为存在延误诊疗的事实,但没有过错;而D鉴定所则认为存在漏诊、延误诊疗等过错,并且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在鉴定意见中,已认定存在延误治疗,仅主观推定8天未产生实质影响,毫无依据,人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病情发展也是复杂多变,几分钟尚可决定人的生死,更何况8天。而鉴定结论却是无过错,前后逻辑矛盾,未能准确评判医疗过错行为。

(四)鉴定听证程序严重违法

在现场听证时,听证专家并非司法鉴定意见书中载明的鉴定人,其中有两名鉴定人并未参加听证会、听取双方陈述意见,对案件和双方陈述的理由未予听取,对双方的诉求未予充分听取。作为直接鉴定本案的三名鉴定人,应当出席听证会,对双方争议的问题和理由,充分听取,否则其做出的鉴定意见只能是偏听偏信、有失客观的意见。

一审法院综合案件事实,认为E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不具有客观真实性,不予采信。A医院的医疗过错行为与被鉴定人住院期间心功能不全的损害后果存在次要因果关系,参与度约为40%,与患儿医药费用等支出增多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评定其参与度约定为75%。

对此,A医院不服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

二审中,徐权峰律师认为一审判决之所以没有采纳第二份鉴定意见是为了避免“以鉴代审”,防止明显矛盾的鉴定结论作为定案依据。该鉴定意见除了“结论”是“无过错”的,鉴定分析过程却是认可上诉人存在“延误诊疗”的过错事实。患儿死亡与上诉人的诊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被上诉人的诉请合情、合理、合法。



案件结果


经过调解,二审法院判决被告A医院支付原告各项损失合计92000元。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Copyright © 2017 www.0551164.com All Rights Reserved